• <code id="nierfs"></code>
        1. <tbody id="nierfs"></tbody><dl id="nierfs"></dl>
          <b id="9uz4ci"><noframes id="9uz4ci">

              1. 當前位置--> 首頁--> 産品名稱

                POC娛樂國際娛樂_那些花兒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 來源:中國教育在線 我要評論(9012) 浏覽(3511)

                “小樣滴,你狂是嗎?待會POC娛樂國際娛樂連perpect10次,我踩得你翻不了身!”

                LUCY退學的事,既沒人反對也沒人支持,大家都認爲她是在鬧情緒罷了。事實也證明如此,最終她還是順利通過中考了。我們最終還是畢業了,我所喜歡的人也離開了我的視線,難不難過都還是一樣過去了。前面的路還很長……

                那是五年級剛開學的第一次數學考試。由于考試題目比較難,我只考了95分。當老師講解我做錯的那道題目時,我感覺老師的話有些自相矛盾,于是,我在衆目睽睽之下站了起來:“老師,這到題目的標准答案是錯的!”“是嗎?”老師看了我一眼,略帶諷刺地說:“想好了在說!”同學們哄堂大笑,笑聲是那麽的刺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呵,比狂啊!我玩反鍵連P帶暴,一個不漏。你們等著幫我充MB吧,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下午寫字課,老師再次來到班裏,我再次重申了我的看法。老師用尖刻的言辭挖苦了我一番,然後氣呼呼地走了。事後,老師把我叫我到辦公室對我說:“你的成績固然不錯,但你也不能把這當做是驕傲的資本啊!”我無言以對,也自知不能在老師面前說清楚,但委屈的淚水卻不知不覺地流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好不容易盼來一個不用補課的周末,有些同學定了KTY,約好一起狂Hight。我去到那裏,發現啊洲也在。廂裏的音樂那麽震撼,溫度那麽高,可是我還是覺得冷。這個男生,曾經我們好得就像哥們,而現在卻陌生得路人。他一直在躲避,我也很難堪。想問個爲什麽,卻始終沒有開口。啤酒的度數很低,灌了幾瓶跑了N次廁所。幹脆就走出去,來到另一半同學聚集的網吧裏。好友們都在這裏玩通宵,我剛找個位置上機後,同學提議玩勁舞團,輸的要幫充MB。哈,有了競爭,我們玩得可激烈了,手指在方向鍵上飛揚,鍵盤被敲得啪啪響。網吧這一層全是本班同學,我們一邊玩一邊呼喊著——

                也許就是像這樣玩,將不開心的事封鎖起來。或許明天就要迎戰,或許明天就要分別,明天,明天……誰又管得那麽多呢?早戀,鬥毆……嘴上說著“幼稚+弱智”的事卻一再重演,這應該就叫做“叛逆”吧!我們在成長,我們也在害怕。害怕長大了,社會那麽複雜,每個人披上了“成熟”的外衣。人與人之間還可以這麽單純地相處嗎?還可以隨心所欲地揮霍自己的喜怒哀樂嗎?

                那時距中考僅有十多天的時間,一大堆的課本和複習的資料豎得高高的。對我們來說就是爲上課睡覺做掩護。我的座位是靠著窗戶的角落。上課老師在不厭其煩地講評試卷,而我卻耳朵貼著桌面迷迷糊湖睡著了,不知睡了多久才醒了過來。視線穿過窗戶,移到對面的那棵綠得耀眼的樹上,知了老在叫嚷,風不停地吹,時光也在一分一秒地流逝。我苦笑著,這麽多的練習,是讓我們做垂死前的掙紮嗎?一會兒,LUCY傳來一張字條:我覺得好累啊,我不想中考了,現在退學可以吧!我看了一下,回給她一個大豬頭,再補上一行字:你“腦殘”啊!那天,我在日記本寫下一行字:也許現在的我們就是這樣,越是到關鍵時刻,就越會胡思亂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踩他!”

                8歲那年,有一次,我發高燒,都快40度了,爺爺說要帶我去醫院打吊瓶,我聽了猶如晴天霹雳,要知道POC娛樂國際娛樂從小就連打針都要爺爺哄上老半天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男子套現不成落入騙子圈套 設下騙局的團夥主犯已被福田警方刑事拘留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 每個項目最多可獲3000萬元資助!廣東“軟件與計算類”研發項目申報月底截止

                推薦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