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legend id="riq1uf"></legend><address id="riq1uf"></address><bdo id="riq1uf"></bdo><noframes id="riq1uf">

        當前位置--> 首頁--> 品質政策

        bbin下分|美麗的夜晚

        作者: 來源:新浪星座 我要評論(1696) 浏覽(9724)

        這幾天,媽媽總是在bbin下分身邊不厭其煩的唠叨寫作文的事,聽得我耳朵都出繭子了。這不放學時媽媽來接我,碰到作文班同學的媽媽,兩位媽媽真是話語投機,她和我老媽一樣也整天不停唠叨孩子寫作文,一旁的我看見她們那滿臉焦急愁苦的神態,心中不覺一顫,感動隨即像流動的空氣一樣流進我的心中,不由得想起爸爸講給我聽的有關媽媽懷我時的一件事。
        媽媽懷我的那年冬天特別寒冷,凜冽的西北風狼嚎一般肆虐的狂舞著,雪花打在臉上如蚊叮虱咬般難受,一場大的流感迅速傳播開來。
        本來就因懷孕而身體虛弱的媽媽,當然逃不過這一劫了。開始時媽媽只是輕微的咳嗽和頭痛,爸爸買來藥給媽媽吃,可媽媽卻固執地堅決不吃。她說:“我現在懷著寶寶,吃藥會影響孩子的發育的。甯可我受苦,也不能做有可能傷害孩子的事。”
        “那就打針吧。”爸爸焦急地勸著媽媽。
        “那就更不行了!”媽媽斬釘截鐵地說。
        媽媽始終堅持不肯吃藥,病越拖越重,到最後連說話都費勁了,還發了嚴重的高燒,體溫到了三十九度二。那天晚上,媽媽因高燒突然抽搐起來,爸爸趕緊打電話找醫生。醫生來到時,媽媽口吐白沫,身體僵硬的向後挺著,雙手不停地抓撓,幹裂而發紫的嘴唇被牙齒咬出了殷紅的血印,一張因抽風發燒而扭曲的臉龐泛著紫。醫生見狀,顧不得說一句話,急忙用物理療法施救。待媽媽情況稍穩定,醫生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,一邊擦著臉上的汗水,一邊有些情緒激動地對爸爸嚷道:“你這丈夫是怎麽當的?竟然讓病人病成這個樣子!她還是個孕婦!”醫生劈頭蓋臉的話砸向了已然是呆若木雞的爸爸。“不……不……不要怪他,是我……是我堅持不看大夫的,會影響孩子健康發育的!”媽媽有些心疼而又吃力地爲爸爸辯護著,還大口大口的喘著氣。
        醫生聽了媽媽的話“態度”好了許多“你們是保大人還是保孩子?你們知不知道這有多危險!如果我晚來一步,後果不堪設想!快,趕緊的,馬上打點滴!”
        “那大夫你用藥會不會不影響孩子啊?”媽媽一臉焦急,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才,一下子說了這麽多話。
        “放心吧,我會謹慎用藥的!”醫生語氣平靜的說道。
        後來,在醫生的悉心調治下媽媽的感冒基本好了,可依舊不肯在懷孕期間治病,還每天擔心著會不會因此遺傳給我,到處向人打聽會不會影響胎兒。
        再後來隨著媽媽懷孕的月份增大,媽媽的心髒越來越承受不了胎兒的巨大負荷,經常胸悶氣短,呼吸困難,于是決定提前剖腹産。聽爸爸說,媽媽的手術是九死一生的,可盡管如此,媽媽的臉上一直挂著喜悅的笑容,那是她在爲即將出生的女兒感到興奮和期待。手術中,兩度出現血壓急劇升高而血糖急劇下降的危急情況,好在醫生技術高超,這才保了我們母女的平安。
        當我聽爸爸講著媽媽是冒著怎樣的生命危險把我帶到這世上,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。而如今,媽媽盡管對我有時唠叨些,可那一句句的唠叨不也是綿綿的母愛嗎?
        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愛我們勝過母親,也沒有一種愛可以超越母愛。它,傾其所有,不求回報;它,情深似海,摯愛無聲!

         又到子夜,無眠。也或許自己在折磨自己。可若是這般隨著所謂的命運去隨波逐流,問自己的靈魂,甘心嗎?

        熬夜的習慣自從回來就一天也沒有缺席過,夜晚才是我生命的大部分,黑夜籠罩下的大地,如此之靜,靜得如此甜美,如此安詳,如此陿意,對于我來說,這樣的夜晚才是我無憂無慮的時候,晚風送爽,吹走了白天的燥熱,沉悶,煩憂,以及不快。每當這個時候,天空雖然黑,我卻感覺到它是如此的美麗,月色如勾,一點一點地挪動它的腳步,有月光的夜晚,更添一份柔情。

        一個人的夜晚,沒有責罵,沒有糾纏,沒有喧囂,我只需要這份甯靜,我知道,我心中有多少不曾說出的話,此時此刻,我可以站在橋上面對河面,我可以仰望天空,看著星星,大聲說出。

        我不信教,可是,今夜我卻想說,主呀!萬能的神,請將我心中的火山封閉,那些火焰不能出現,它就是深水炸彈,它就是火藥,毀滅的不僅僅是我,我怕傷及無辜。

        這麽美麗的夜晚,我不明白,兩個從相識,相戀,相愛,到相知的人,爲何越老越漸行漸遠,爲何思維和想法都背道而馳,難道是道不同不相爲謀嗎!

        看著皎潔的月色,回憶中一種惆怅襲來,我雖然不會淒然淚下,但這份失意是抹不去的。我問自己,忍過了三年,能再堅持五年嗎?五年女兒自食其力了,或許,那個時候一場大病我就可以不再忍受這種似人非人的日子,我渴望解脫,我沒有勇氣自斷,我只好借助病魔的力量去尋求那份沒有煩憂,沒有爭吵,沒有欺詐的世界。天堂,我好想訪問你一次。

        夜晚,如此美麗,沒有睡意的我遊走在觀音溪河畔,不爲觀賞,我只是想看一看月亮倒在河面上,能照射出人生的長長短短嗎?在這裏,我算知名人物,連三歲孩子都知道我是誰,可是,誰剝得開我的心,能夠將我拯救,我設想許多假如,假如我一無所有,假如我令人討厭到了極點,假如我懶惰成性,假如我一事無成,或許那樣我真的無牽無挂了,也沒有人喜歡我牽挂了,這是一種矛盾的對立體。可能當我真的無牽無挂的時候,我的心已經冰涼了。

        也許是年紀也一天天的大起來,也許是心也慢慢的老了,竟然在思維深處,開始戀舊。變老又有什麽不好呢?回憶越來越多,也才可以讓自己慢下來,可以去安靜的梳理自己的回憶與思緒,慢慢的品味過往的酸甜苦辣,生活有的時候就如一塊普洱,年份越久泡出的茶越醇厚,也更芬芳。

        忘記白天的叱咤風雲,忘記白天的委曲求全,忘記白天的身不由己,在這安靜或許是安詳的夜晚,一切都仿佛是生命最真的流淌,亦是生命永恒的歸宿,在這一刻,我就是這片夜空,這片夜空即是bbin下分。偶爾間飄蕩過的風,在臉龐輕佛著,感慨萬千。

        今晚的夜是如此美麗,也如此有魅力,遙望著夜空,在遠處,有幾點星光在閃爍。 

        上一篇: 踐行新使命 忠誠保大慶 | 安保之星——李書懷、江群、王保鋒
        下一篇: 深圳地鐵5號線二期開通倒計時!開通後前海到市中心將更便捷

        推薦文章